洗干净在床上等我

随便乱写的东西.._:(´_`」 ∠):_ …

那个能看到他的地方
    秋风带着几片枫叶,从高处缓缓的落下。草地上被金黄的树叶覆盖着。一位女高中生缓慢的行走在这黄金的大道上,但是这美好的风景,少女并没有看在眼里。她的眼神涣散的看向远方,心思也早已飘向了远方。少女摇摇晃晃的走着,不小心碰到了人也草草的说声对不起又继续向前走去。
    路像是没有尽头,弯弯曲曲的石子路一直延向远方。少女从家里出来后不知走了多久,她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,只是凭着感觉来到了这里。风缓缓的吹向少女,带着泥土淡淡的芳香充斥着少女的鼻腔。映入眼帘的,是已经不绿的草地,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。草地虽然不像春天那般绿油油,但却十分干爽。少女被眼前简单明了的风景吸引,慢慢的走向草地。
    这个地方人不多,甚至可以说没有人。这里安静得可以听到草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声音。少女向后躺去,脑袋没有感受到疼痛,反而是软绵绵的感觉。微风抚摸着少女的身体,软绵绵的草地包裹着少女的身体。少女沉沉地闭上眼睛,进入了梦乡。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少女在梦中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戳她,不情愿的睁开了眼。随之看到的,什么也没有。但是少女就是能感觉到,在她的身旁又一个人在看着她,还不停的在自言自语。
    "这个人类怎么躺在了这里啊?哎呀,这可麻烦了。这里是这附近唯一的出口啊。其他地方太远了,不想走那么远啊。"低沉的男声在少女的周围响起。虽然少女看不到那个人在哪,但是却能清楚的听到那个人说的话。少女连忙站起身来,"对不起对不起!因为这里太舒服了,不小心就睡着了。没想到挡住了你们的出口,十分对不起。"
    "啊啦,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?真是稀奇!"少女听见那个声音从自己的左边转移到了右边。少女看向四周,始终没有发现人影。"那个,请问你到底在哪啊?"少女迷惑的向空气问道,沉默是给她的回答。突然间,她看到了一个人凭空出现在草地上。墨色的长发随着微风飘扬,褐色的眼睛充满着好奇。"哦!你能看得到我了吗?你到底是什么人?"
     "诶?我?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。据我所知,也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啦。我怎么又看不到你了!"少女感到奇怪的,摸摸自己的下巴,突然眼前的奇怪男子又消失了。
     "哦?又看不到了?看来问题就不出在你身上了。难道?是这个圈?"男子四处望了望,看到草地上有个不起眼的圈。果不其然,当男子站在那个圈内时,少女又能看见他了。"不知名的少女,我们就坐在这里聊天吧!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。"男子在圈内坐下,挥挥手示意少女坐下。
    少女被这样奇异的事件吓到了,回过神后,自己已经坐在了男子的身旁。"那个,请问你是魔术师吗?你刚刚是怎么做到消失在我眼前的?好厉害啊!"回过神来的少女,向男子提出了一系列问题。"哈哈,我说我是妖怪你信吗?"男子对少女提出的问题感到可笑。竟然觉得他是魔术师!这个人类太有趣了!
     "嗯...如果你是妖怪的话,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?"少女抬起双眼看向男子,眼神里带着迷茫和无助。"哦?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告诉你。"男子笑眯眯的对少女说道。少女犹豫了一会,随后又坚定的对男子说道:"恩,如果你能实现我的愿望的话我就告诉你我的一切。"
    "哈哈哈哈哈,好啊!那你就说吧!"男子昂天大笑,"但我可不一定能帮你实现愿望哦。"少女像没听到最后一句那样,滔滔不绝的讲起自己的故事。男子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。"吼吼吼,是这样吗?"
    不知不觉天开始呈现金黄色,落日的余晖照着秋天的落叶,也照在男子深邃的脸上,本来很温柔的表情显得更加温柔。少女看着男子的脸庞,不禁看的入迷了,忘了自己该说什么,故事也到了尾声。
    "大致上就是你父亲成天喝酒,然后发酒疯,母亲在外也有了男人。家里只剩下你和发酒疯的父亲。最近还和男友吵架导致分手,伤心欲绝的你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这里。"男子把少女说了半天的话简单的梳理了一遍,少女沉重的点了点头。"吼吼吼,那你还真是不幸的结合体啊!"
    男子用手抬起少女的下巴,“你知道吗,妖怪最喜欢吃的就是你这种充满负能量的孩子了。”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少女的脸颊。少女不禁颤抖,眼神透露着恐惧看着那个男子。恐惧层层增加,少女很快达到了极限。泪水已经在眼眶里不知转了多少圈,终于眼眶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,泪水源源不断的往下流。少女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想让任何声音发出。男子瞬间呆住,看着少女的眼泪,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男子放开捏住少女下巴的手,但是随后,两只手又不知道该往哪放。男子移开了手后,少女如释重负,“哇”的一下哭了出来。男子更加的不知所措,看着女孩这样,心里有一块地方像是被人捏了一般的痛。男子亲亲的抱住少女,手放在少女的头上,一边安慰着她,一边抚摸着她的头。
    “不要哭不要哭,男孩子不能哭!不对,你不是男孩子。女孩子也不能哭。哭了就不好看了,会丑的哦,会长皱纹的哦!别哭了好不好。”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但是要安慰少女,便想到什么说什么。看着语无伦次的他少女笑了,笑着笑着,少女累了,累了不小心在男子的怀中睡着了。男子看着少女熟睡的脸,温柔的一笑,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吻。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男子,觉得自己傻极了。还好少女并没有因此醒来。【看来是真的很辛苦吧。】男子在心里默默想着。他抱着她,在草地上;他抱着她,睡的很香。
    少女醒来后,发现挂在天上的太阳被黑色覆盖,钻石般闪亮的星星在天上代替着太阳。转头发现今天早上的男子已经不在了。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失落。“我是不是,喜欢上那个人了?可是他说他是妖怪啊!其实是妖怪也无所谓吧...长的又帅,性格也不错。啊啊啊,看来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...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呢?”少女看着天上的星星,自言自语的说着。突然她站起身来,对着河大声喊:“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啊!”没有回应,空气安静的连微风拂过小草的声音都能听到。少女好似满意的笑了笑,拍拍屁股上的草,准备往今早来的路返回。突然间她听到有声音,从草地里传来的。少女盯着草地,可是她什么都没看到。【一定是今天早上的那个人!那个自称自己是妖怪的人!】
    “喂,是你吧!今天早上的那个怪人!快出来啊!”少女又对草坪大吼道。过了不久,草坪的某个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。“啊!真的是你!”少女大惊,连忙跑向那个地方。只看到男子害羞的捂着脸,脸红的像是能滴出血一般。少女看着他,一脸不解:“你怎么了吗?脸怎么红成这样?”男子震惊的看向她,转而又变得害羞,最后恼羞成怒的想少女说到:“你忘了你刚刚说了什么吗?”少女愣了愣,随后脸也像男子一般红。接着少女抬起头,看着还在害羞的男子,笑了起来。男子看着她的笑容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笑了一会,少女停下了,男子也跟着停下。
    “呐,”少女对着男子讲,“你把我吃了吧。”男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女,“别开玩笑了!我怎么可能...”“我没有开玩笑!”少女打断了男子说的话。“我回去也只是受苦,不如为你做出些贡献好了。”少女抚摸着男子的脸庞。“你应该很饿了吧,来吧,吃了我吧!”少女把自己的身体靠向男子,此时少女身上独特的香味充斥着鼻腔。男子亲吻着少女的眼睛,鼻子,最后是嘴巴。没有任何成分,就只是停在那的吻,停了很久很久。少女也不反抗,任由着男子的所作所为。随后,男子放开了女的唇,向脖子亲去。随后,张嘴,用力咬下。少女没有发出声音,她看着男子颤抖的身体,轻轻拍着他的身体。“我爱你。”随后,手停下了。男子也停下了,接着更加用力的吸允着。
    男子吸允着少女的肉,少女的血,少女的记忆,少女的一切。他看着她受了多年的苦,依然熬到了今天,和自己见了面,还喜欢上了对方。美好而又悲伤。男子眼角闪着光...随后,光滴落在了少女的脸上。“我也爱你。”

自学当然不能成才,但是我已经努力了_(:з」∠)_

一片白中的一个耀眼的红色

    “哟~一会不见,你就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又弄出几条裂缝来,真的是不爱惜你自己啊!”
一抹红色出现在宗像礼司的面前。宗像不用听声音,看到这红色的火焰,也知道一定是他--周防尊。毫不犹豫的杀了他的人是自己,到头来最想念他的人还是自己。当初,自己把剑刺向他身体时,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,和以前不一样。除了从生下来就没变过的冷漠,变成了伤心,痛苦。。。胸口又热又痛,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,想了许久始终没有答案。
“切,一个都要坠剑的人有资格说我吗?留下一个拥抱这种暧昧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宗像看向周防尊,看着他的红色,不知为何放心了许多。随后小声喃喃了几句
“虽然,也不错。”
“你说啥?”
“不,没什么。”
“切。那是我累的都说不出话来,你还要我像动画片里的角色那样说一大段话给你听?给你吃点豆腐你还不满意?真是个麻烦的家伙。”
宗像不断地盯着周防尊,像是在提醒着他不要用开玩笑的方式和他说话。
“麻麻,干嘛要露出这种脸色,我可不记得你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。”
宗像别过脸,留给周防尊一个红透了的脖子。
“吼~难道你对我给你的拥抱还有怀恋?你。。。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感情?”
“你再这么说不要做出行动了。”
“不要那么害羞嘛~宗像~诚实的说出来就好了,反正我也不能对别人说。”
“我。。。当我在你的怀抱你的时候,我变得不像我自己,我,从来没有那种感情过。这,到底是什么,回答我,周防尊!”
“哈哈哈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这是爱哦,礼~司~”
“你。。。”
周防尊突然叫宗像的姓使宗像不知所措,就脸红着呆呆的看着周防尊。周防尊看着宗像脸红的样子,只觉得他可爱,不自觉的往宗像那走去。宗像此时的思绪早已飘到远处,过一会儿,感到了一股压力从身边传来,回复过来时,周防尊放大的脸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,当自己开始反抗时,周防尊的嘴唇已经碰到了自己的嘴唇。但周防尊还不愿停止,越来越大胆,把舌头深入宗像的嘴里,细细的舔舐着宗像的每一颗牙齿,挑逗着宗像的舌头。宗像一开始还感到害羞和不自在,还在挣扎,等周防尊抓到他嘴里的弱点是,宗像软了腰。慢慢的感受到了快感,渐渐的往周防尊的怀里靠去。
分开时,宗像不停的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“宗像,这就是你说的那种感情对吧?这是爱哦!”
周防尊摸着宗像的脸,表情温柔似水。突然周防尊抱住了宗像,脸放在宗像的锁骨处不停的蹭。
『像只狗一样。』
宗像在心里默默地想到。
“我喜欢你哦,宗像。”
周防尊在宗像耳边说,还不听的向宗像的耳朵里吹气。
    宗像伸手去抱周防尊。。。
    “铃铃铃!!”放在床边的闹钟响了。宗像睁开了眼,随后又闭上。两只手抱着不存在的周防尊。
“我也喜欢你哦,可惜你再也听不到了。”
宗像看向雪白的天花板。
“当时的雪也是那么白呢。只不过当时中间有个耀眼的红色罢了。”

女装play 嘿嘿嘿 最终篇

第三章
半藏:“麦克雷,你真的发出去了?源氏,把你手机借我一下!”
源氏乖乖的拉出手机给半藏看,当半藏看到源氏的壁纸的时候,半藏又不淡定了。
半藏:“源氏,你什么时候把我睡觉的样子拍下来的!给我换掉!麦克雷,你还真发上去了!下面还有那么多的评论!啊啊!我的形象全没了!”
不到一分钟,在麦克雷这条推特下充满了评论
美:如果,我的裙子能让男人穿成这样,我也愿意给你们了(笑)
猎空:所以这到底是谁啊?
天使姐姐@猎空:是半藏哦(笑)
鼠:这是。。。半藏!?
猪:厉害了我的哥
鼠@猪:他是源氏的哥啊?
安娜:作为女人甘拜下风
战斗名族:我活着干嘛
堡垒:bibibi
街头混混@堡垒:你也这么觉得?
黑百合:我不会后悔把我的化妆品借给你们的!
半藏:“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的啊!”
源氏:“没事,即使这样我也觉得哥哥很好哦!哥哥,到今天晚上这套衣服都不给脱哦~”
半藏:“不是说做一个要求吗?你还想提两个?”
源氏:“这个,这个是76的要求!对不对,76!”
76士兵:“哈?”
源氏和半藏看向76士兵,源氏不停地在半藏身后给76士兵打暗语源氏:如果你答应,今晚帮你搞定死神。
76士兵:“是的,是我要求的。”
死神:“源氏,你刚刚和亲爱的做了什么py交易?”
麦克雷又更新了一条推特半藏这身衣服穿到今天晚上LOL:)
黑影:还好我会隐身
美:今晚可以看美女了~
鸟人:谁和我一起去看?
天使姐姐@鸟人:一起一起
76士兵:“没啥,你不用管。”
源氏:“看,哥哥。76都这么说了。今天晚上等我出去办点事我们就来干我们的事情吧!”
半藏:“这。。。”
死神:“源氏,你绝对和76达成了什么协约吧!
76士兵:“你再吵晚上把你扔到河里别回来了。”
死神:“我错了,老婆大人。”
这个闹剧结束时已经到了黄昏,出任务的人也回来了。半藏的房间门口外站满了人,只为从门缝中看到一眼半藏。源氏跑到死神背后,趁死神不注意,用手刀打晕了死神,再用绳子绑好,送到76的房间里。
源氏:“76我帮你办好了,接下来你想怎么做都是你的事,我去半藏房间了。”
76士兵点点头,看向死神
死神:“哦。。我是怎么了?怎么晕了,这是哪啊?”
76士兵:“死神。。。”
死神:“这不是76吗?你怎么在这?先帮我把这绳子解开。”
76士兵:“不。如果你自己逃出来,我以后再也不专门奶你了。”
死神:“额,宝贝你怎么了?”
76士兵:“以前都是你拿主权,这次我要自己来。如果你不听我的了以后别想再做了。”
死神:“亲爱的,原来你这么可爱~”
。。。
源氏来到半藏门口,看到一大堆人围在这里,想不到哥哥的女装还能吸引到那么多人。一想到自己才能品尝到哥哥,又变的兴奋了点。源氏感觉自己快忍不住了。源氏推开人群,在进入半藏房间门前,对站在门前的人群说了一句。
源氏:“你们再不走开,不怪我明天训练的时候认真对待了。”
语音一落,半藏门前除了源氏再无他人。
源氏满意的走进了半藏的房间里,他可不想有人听到自己哥哥诱人的声音。
源氏:“哥哥,是我,源氏,我进来了。”
源氏一进门,看到半藏穿着裙子正坐在地上。别人看或许以为他很冷静。但源氏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哥哥现在十分紧张。
半藏:“你。。来了。那我可以换衣服了吗?”
源氏:“不不不,穿成这样来做也不错。”
半藏:“源氏。。这样不方便。”源氏:“你该叫我什么?”半藏:“弟弟。。。恩。。”
源氏:“还有呢?”
半藏:“老。。。老公!”
。。。
一大早只看到76和半藏扶着腰在椅子上坐着。死神和源氏在他们旁边守着,一脸“只要你看过来我就和你拼了”的脸色。训练时也是,明明昨晚谁也没去打扰他们,但是源氏和死神在对付他们是特别狠。一旦看到半藏或源氏,脸色就立马变了!最后受罪的还是其他人。当然,半藏遇到麦克雷不是直接开大就是找源氏帮忙。其他人:“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!”
——完——
(ps:解释一下为什么推特下的留言不同,因为每个人给别人的备注都不同啊⊙▽⊙)

女装play 嘿嘿嘿 2

第二章
麦克雷:“哈哈哈,半藏你一定是最后一名!游戏看咯!”
其他三人一脸坏笑看着半藏
源氏:“那么,来讨论一下该怎么处置半藏吧!”
死神:“今天真的好热啊!早知道不穿那么厚了!”
76士兵:“艾玛莉穿着裙子,应该不觉得热吧。”
源氏:“对了,那就穿女装吧!裙子什么的!半藏来穿!”
麦克雷:“兄弟,这个可以!”
半藏:“我才不要!我堂堂男子汉怎能穿女装!更何况是裙子!”
死神:“半藏,这可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。可不能反悔。”
半藏:“岂可修。。。”
源氏:“哈哈哈,这下有好戏看了!那么找谁去接裙子呢?”
76士兵:“要稍微壮点的吧,不然半藏穿不下。”
半藏:“76,怎么连你也这样。。。”
76士兵:“半藏别这样,我可是从一开始就很兴奋的。”
源氏,麦克雷,半藏:“根本看不出来好吗!”
死神:“不不不,76这次可是十分的激动,从他的呼吸次数,眼生的发大次数,以及杀人的次数!不愧是我,只有我才那么了解76,也只有我能!”
76士兵:“终极技能真在充能”
死神:“哈哈哈哈哈,76,这说明我们就是天生一对啊!”
76士兵:“切,今晚你睡沙发。”
死神:“欸,别这样,76,亲爱的,别这样!”
其余三人选择无视这一对
麦克雷:“要不找美的衣服穿,刚好她在出任务。”
源氏:“可以,那我爬墙进到她房间那条裙子。”
半藏只能在旁边干听着,他可没有厚脸皮到可以去讨论等会要穿的怎样的裙子。过了十分钟不到,源氏拿着条裙子回来了
源氏:“不愧是中国人,我在她衣橱那竟然找到条旗袍!”
死神:“小美的肩膀宽度和半藏一样吗?”
麦克雷:“不,这。。。是无袖的!”
76士兵:“那胳膊的肌肉看起来怪怪的!”
源氏:“我还拿了披风!”
76士兵,死神,麦克雷举起大拇指:“GOOD JOB!”
半藏在一旁听的脸红的能滴出血。源氏看着他哥哥是如此可爱,忍不住在半藏嘴上亲亲一吻,弄得半藏更加害羞。
麦克雷:“哎呦,看不下去了。好了大家,开始帮半藏打扮起来吧!”
死神:“我去找艾米莉要些化妆和装饰过来。”
76士兵:“快去快回!”
死神看到他家媳妇是那么的可爱,在76嘴上亲亲留下一吻就走了,76士兵也没有反抗,反而是摸了下被死神亲到的地方,感受着他的温存。
不一会,大家都把半藏打扮好了,死神也回来了。
死神:“艾米莉说先把半藏胡子挂掉,再把这些东西涂上去。"
半藏:“哈?还要刮胡子?不可能!”
源氏:“哥哥,愿赌服输!”
半藏:“。。。”
麦克雷:“啊啊啊,这是什么啊,还要画在眼皮上!”
76士兵:“这个粉怎么出不来,啊!”
死神:“咳咳咳,76,你想害死我啊!”
源氏:“你早就死了!”
半藏:“啊啊啊啊,你们可以没啊!这样定着不动好累啊!”
源氏:“别动,动了我就会手抖,谁知道你的脸会变成什么!”
一旁的树下安吉拉出现了
安吉拉:“哦~看我发现了什么!”
不一会,推特上出现了安吉拉发的一张照片,半藏穿着旗袍,源氏,麦克雷,死神,76士兵在帮半藏化妆。上面还写着#女装play #美腿下面有着许多人的评论
美妈:这不是我的裙子吗!
猎空:哈哈哈哈,竟然穿女装,还是美的。
美妈:看我执行完任务不把他们好好收拾一段我就不是人!
DJ:哈哈哈,有好戏看咯!
堡垒:bibibibibi
DJ:堡垒说的真对!
美妈:??
猎空:??
源氏:“搞定!这样很美啊,哥哥!”
麦克雷:“的确,加上这个发型真的是太美啦!”
此时的半藏穿着冰蓝色的旗袍,披着深蓝色的披肩,到肩的头发落在半藏的肩头,头上还夹着樱花的发夹。旗袍下露出的是半藏完美曲线的双腿。没了胡子的半藏显得不在像老年人。化妆品遮住了半藏的少许皱纹,眼线使死鱼眼不再冷漠。
源氏:“哥哥,你这样。。。我快忍不住了!今天晚上,一定。。。”
麦克雷:“不行,我的发个推特。”
半藏:“麦克雷,你敢!我明天一定不放过你!”
麦克雷:“那就明天再说吧!我现在可忍不住!”
一张披着头发穿着旗袍的半藏就出现在麦克雷的推特上,#美女 #男扮女装

女装play 嘿嘿嘿

盛夏,五个男人坐在一棵树下望着天上的太阳。太阳如同被人钉在天上,不断地把自身的热散播到地上。五个男人虽然是不同的坐姿,但眼神确实一样的,就像后裔要把太阳射下来那样坚定的眼神。
麦克雷:“好热啊!”
其他四人:“是啊~”
源氏:“其他人都出去了啊!”
其他四人:“对啊~"
76士兵:“好无聊呢。”
死神:“76如果你无聊的话,我们做些有意义的事吧!"
“我看到你了!”
看着穿着裙子的法鸡走过。。。
麦克雷:“啊,艾玛莉穿着裙子耶,少见啊!”
源氏:“这个时候穿裙子应该很凉爽吧!”
其他四。。。三人点头
路过的安吉拉:“死神怎么死这儿了,哎。Heros never die!”
源氏:“要不,我们来比赛吧,啥都可以,但是输的人要被其他人要求做一件事。”
其他四人纷纷赞同。
死神:“那我们比什么?”
其他四人:“恩。。。”
半藏:“不如。。。比射箭吧!”
其他四人鄙视的望着半藏。
半藏:“实在不行我让你们一只眼嘛,反正我也是随缘。。。”
半藏突然低下头,扶着膝盖卷曲着身体。
源氏:“哥哥不伤心,哥哥不要在意别人的评价,哥哥很棒的,没事没事。”
源氏不停地拍着半藏的背,直到半藏冷静下来。半藏抬起头,眼睛满是红丝,源氏看着这样的哥哥实在让人感到可怜,但又觉得可爱,情不自禁的亲吻半藏的眼睛。
其他三人纷纷带上墨镜,死神突然看向76
“我看到。。。”
转头
源氏:“那我们比爬墙吧!”
三根中指
麦克雷:“那到底比什么啊!”
突然,远处出现了野生的D.VA
源氏:“D.VA那儿肯定有糖,看谁最快拿到糖,可以吗?”
其他四人点头
76士兵:“那谁先?”
源氏:“那我先去吧!记得帮我计时!”
源氏过去了,从他们的动作看,他们两个聊得很开心,可这边就有个人不开心了。
源氏归来
源氏;“我用了多久啊!”
麦克雷:“加上你和D.VA亲亲我我的过程,一共一分半。还可以,但是你这就让某个人很不开心了。”
源氏赶紧望向半藏,半藏正拿着弓对着D.VA
“竜が我が敌。。”
源氏:“哥哥冷静!不要做傻事,我还是很爱你的!”
为了不让半藏伤害无辜人士,源氏赶紧冲向半藏,但是由于没刹住车,源氏就和半藏这么亲上了,但源氏也不想就这样放开半藏,便随着他继续亲下去。舌头伸入半藏的口里,舔舐着半藏的上颚,吸允着半藏嘴中的每一滴甜美。手向着胸部摸去,但被半藏阻止了。等两人分开时,半藏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,他可不想源氏,是个不需要呼吸也能活下去的半机械人。
看着这一对无限发狗粮的麦克雷,对76说:“我看不下去了,我就先去了,你帮我数着吧。”
76点点头,不停地躲避死神向他发出的蜜汁“信号”
麦克雷和D.VA也不算陌生,要到糖也是件很快的事。
麦克雷:“76,我用了多久?”
76士兵:“不差,但没源氏那么快。1分50.”
麦克雷:“不是吧,源氏和D.VA聊那么开心我还比他慢,啊啊啊啊!”
76士兵:“下一个我来吧,麦克雷帮我记着!”
麦克雷:“欸,好嘞!”
一阵沟通过后
76士兵:“大概有两分多钟了吧,哎。不小心和D.VA聊多了。”
麦克雷点点头:“对,两分零七。你和她聊什么啊,晚饭吃什么?你是老妈子吗?”
“我看到你了!”
麦克雷 卒
死神:“那到我了,亲爱的~帮我记着时间哦!”
76貌似并不对“亲爱的”有反应,只是淡淡的点头,“顺便问一下她今晚吃什么。”
死神转身,留给76一个ok的手势。
此时安吉拉再次出现,“怎么又有人躺了啊?你两运气好,不然我可救不了你们!Heros never die!”
过了一段时间,死神回来了。
死神:“她说今晚要出去,不回家吃饭了。”
76点点头,“你花了两分五十八。”
死神也不去在意什么,便在76的身旁坐了下来
刚好醒来的麦克雷听到了这段对话,但又不敢再次在76面前说,只好不停地憋笑,76看着他肩膀不停地抖动,以为是安吉拉把他救活了但坏了脑子。
到最后,只剩半藏一人了。被源氏亲的嘴唇终于不再红肿。
但比赛还是要比的,半藏也只好走向D.VA那。但不知为何聊了许久半藏回来,大家看向D.VA。大家都看到D.VA脸上流露着“淫荡”的笑容。
大概5分钟之后,半藏才回来。在半藏回来的时候,D.VA也更新了一条推特:一个男子,嘴唇红肿,呼吸不匀,脖子上有机械性紫斑,到底是什么呢?#腐女大法好 #岛田兄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