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干净在床上等我

一片白中的一个耀眼的红色

    “哟~一会不见,你就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又弄出几条裂缝来,真的是不爱惜你自己啊!”
一抹红色出现在宗像礼司的面前。宗像不用听声音,看到这红色的火焰,也知道一定是他--周防尊。毫不犹豫的杀了他的人是自己,到头来最想念他的人还是自己。当初,自己把剑刺向他身体时,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,和以前不一样。除了从生下来就没变过的冷漠,变成了伤心,痛苦。。。胸口又热又痛,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,想了许久始终没有答案。
“切,一个都要坠剑的人有资格说我吗?留下一个拥抱这种暧昧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宗像看向周防尊,看着他的红色,不知为何放心了许多。随后小声喃喃了几句
“虽然,也不错。”
“你说啥?”
“不,没什么。”
“切。那是我累的都说不出话来,你还要我像动画片里的角色那样说一大段话给你听?给你吃点豆腐你还不满意?真是个麻烦的家伙。”
宗像不断地盯着周防尊,像是在提醒着他不要用开玩笑的方式和他说话。
“麻麻,干嘛要露出这种脸色,我可不记得你是个开不起玩笑的人。”
宗像别过脸,留给周防尊一个红透了的脖子。
“吼~难道你对我给你的拥抱还有怀恋?你。。。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感情?”
“你再这么说不要做出行动了。”
“不要那么害羞嘛~宗像~诚实的说出来就好了,反正我也不能对别人说。”
“我。。。当我在你的怀抱你的时候,我变得不像我自己,我,从来没有那种感情过。这,到底是什么,回答我,周防尊!”
“哈哈哈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这是爱哦,礼~司~”
“你。。。”
周防尊突然叫宗像的姓使宗像不知所措,就脸红着呆呆的看着周防尊。周防尊看着宗像脸红的样子,只觉得他可爱,不自觉的往宗像那走去。宗像此时的思绪早已飘到远处,过一会儿,感到了一股压力从身边传来,回复过来时,周防尊放大的脸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,当自己开始反抗时,周防尊的嘴唇已经碰到了自己的嘴唇。但周防尊还不愿停止,越来越大胆,把舌头深入宗像的嘴里,细细的舔舐着宗像的每一颗牙齿,挑逗着宗像的舌头。宗像一开始还感到害羞和不自在,还在挣扎,等周防尊抓到他嘴里的弱点是,宗像软了腰。慢慢的感受到了快感,渐渐的往周防尊的怀里靠去。
分开时,宗像不停的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“宗像,这就是你说的那种感情对吧?这是爱哦!”
周防尊摸着宗像的脸,表情温柔似水。突然周防尊抱住了宗像,脸放在宗像的锁骨处不停的蹭。
『像只狗一样。』
宗像在心里默默地想到。
“我喜欢你哦,宗像。”
周防尊在宗像耳边说,还不听的向宗像的耳朵里吹气。
    宗像伸手去抱周防尊。。。
    “铃铃铃!!”放在床边的闹钟响了。宗像睁开了眼,随后又闭上。两只手抱着不存在的周防尊。
“我也喜欢你哦,可惜你再也听不到了。”
宗像看向雪白的天花板。
“当时的雪也是那么白呢。只不过当时中间有个耀眼的红色罢了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8)